恍惚間,只容得下你們對視的畫面。

爱上三小只。

你的眼中有万千星辰。

可以的话,带我飞。

台灣演員-楊孟霖
認識認識他吧
他很棒,演技好
眼睛又漂亮


为你痴 为你狂
为你哐哐撞大墙

[派尼] 人生很難(下)

對不起帥氣的吳小哥哥可是,誰都比不上我們派派在孟霖心中的地位的!(歡歡除外)
是說真的覺得,認識派派後發現很多人長得都跟他有點像
朴敘俊超像派派就算了,吳小哥哥偶爾也有一點點角度像派,另外孟霖新劇的男二劉宥暢頭貼超像派派之前的照片,抬頭看天的😂😂😂
怎麼全世界這麼多男人都想搶孟霖啦😂😂

塔夏:



吳念軒把施柏宇的IG和限時動態翻來又翻去,他發現最近施柏宇的限時動態都沒有
「施柏宇最近都不發楊孟霖的照片了。」
「喔。」
「但是他的限動就是顯示他們一起去了哪裡啊!」
「你怎麼知道?」
「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還不是一起去嗎?!」
「所以不放照片怎麼樣了嗎?」
「那就看不到楊孟霖了...」
「不要哭,很醜。」
宋緯恩翻白眼。
吳念軒繼續裝著一張苦瓜臉。
「那你就去找他啊。」



楊孟霖有個壞習慣,喜歡吃東西剩下最後一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最後一口怎麼樣都嚥不下口,之前一直被他爸念,他就直接塞進垃圾桶,但還是有點罪惡感。
自從認識施柏宇之後,他完全沒有這個困擾了。一開始施柏宇會逼他,後來便很自動把剩的食物都吃完,包括他剩下的最後一口。
「你要吃胖一點啦。」
「我還可以吧。」說得有些心虛。
「看不出來,手臂真的超細的。」
「吃這麼胖要幹嘛?」
「胖一點比較好抱哇~」
楊孟霖頓住,他沒料到施柏宇會說這種話,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沒有說錯吧。」
施柏宇還眨了眼。
「你吃錯藥?」
「那天你是不是說我有病?」
「有病吃藥。」
「你就是藥啊~」
楊孟霖好希望手上有一把軟槌,可以瘋狂敲施柏宇,好發洩自己內心那不斷爆炸翻騰的情緒。
「正常點,好嗎?」
「我很正常啊。」
施柏宇說來倒是委屈了。




「嗨!」
「是你喔。」
「看起來心情很好?」
「有嗎?」
並排走著的兩個人,吳念軒把楊孟霖手上一半的週記拿過來。
「有!之前眉頭看起來深鎖呢。」
「是嗎?」
楊孟霖眼珠轉了一圈覺得自己沒有任何不同。
「為什麼施柏宇沒有來幫你拿課本?」
「為什麼他要來幫忙?」
「因為他不管你去哪都跟很緊。」
「這在說什麼。」
楊孟霖笑了出來。
「我覺得你要認真考慮我。」
楊孟霖皺眉。
「因為施柏宇,他只是輸不起,他不是真的喜歡你。」
「他有說過喜歡你嗎?!」
楊孟霖心裡咯噔了一下,施柏宇只有說了很多幹話,胡亂隨便撩人的話。
「他只是覺得你們都是這麼好,現在卻有別人對你好了,所以他不爽了。」
「你現在是在寫劇本嗎?」
「才不是,是很認真給你分析。」
吳念軒一臉嚴肅非常正經地說。
「我知道你喜歡施柏宇,可是施柏宇沒有喜歡你啊。」
楊孟霖把吳念軒手上的書拿回來。
「不管怎麼,和你都沒有關係。」
「有!」
吳念軒抓住楊孟霖的手
「因為我很在乎你。」
「放手,我要回去教室了。」


「幹嘛自己去拿週記?」
「剛好遇到老師就去拿了。」
楊孟霖把本子放在施柏宇桌上,坐回自己座位。
「那現在給你發。」
「好哇。」
施柏宇站起來拿著本子在課桌椅間不斷來回,楊孟霖趴在桌子上覺得畫面很斜,一切看起來稍縱即逝。
只是這些短暫到他不知何時就會消失的甜蜜,為什麼要一直被提醒?
他沉溺於此沒有了呼吸,他甘願,不要救他。


楊孟霖無視吳念軒說過的話,繼續他自己的高中生活。他不用忠告,不要提醒,他自己的世界只有他一個人,沒有拿到門票請你耐心守候。進場的人也可能隨時要離場,他就算演著獨角戲還是能樂在其中。
孤獨很可恥,但他樂意。
吳念軒說過不逼他,但還是太過心急了。那就大家一起玩啊,就算知道施柏宇總是跟著楊孟霖,他也無妨。
所以他們一起去了河邊烤肉。
局外人宋緯恩樂得很,他和其他人一起弄著烤肉的東西,施柏宇看不出來很會用食材。
他聽著施柏宇的指示開始擺弄著肉和青菜,用錫箔紙做了盒子放進去金針菇。
「施柏宇你很厲害耶!」
「會嗎?那是因為楊孟霖都不會。」
他一邊得意一邊損楊孟霖。
抬頭左右張望卻看不到人。
「去哪了?!」
「和吳念去撿柴了吧。」
宋緯恩刷完醬把錫箔紙捆緊。
「喔,那你先用,我去看一下。」
施柏宇放下玉米離開。
宋緯恩看著他的背影碎碎念
「烤肉用木炭需要枯枝嗎?」


施柏宇走進去林間沒多遠就聽到他們兩個人的聲音。
楊孟霖疊著一座小山,邊撿邊揮著手。
「有蟲嗎?」
聽到施柏宇的聲音,他直起身子。
「總覺得有。」
「你有噴防蚊液嗎?」
「有哇,剛剛吳念軒有幫我。」
「喔,那就不需要我囉?」
聽這口氣是生氣了嗎?!
「阿就,我有噴了啦。」
楊孟霖草草結束趕緊轉移話題。
「這些樹枝應該夠了吧?」
「我去叫吳念軒...」
楊孟霖轉身要去找吳念軒卻被叫住。
「不用,我去叫吧,你先拿一些樹枝回去吧。」
楊孟霖盯著施柏宇一會後決定,他先撤退了。

「緯恩,我來幫你。」
「喔,回來囉。吳念他們咧?」
「他們走比較慢,等一下吧!」
楊孟霖走去河邊把手洗乾淨蹲到宋緯恩旁邊,卻不知道從何幫起。
「我,要幫忙什麼?」
「把竹筷戳進去玉米吧。」
兩個人合作愉快的忙碌起來。



「吳念軒!吳念軒!」
施柏宇喊了兩聲發現沒有回應。
真想把他丟在這裡,施柏宇壞心眼地想。
「欸~孟霖~哪邊有個瀑布耶~!」
「阿咧,怎麼是你?!」
「想幹嘛,誘拐我家孟霖喔?」
「那是你家的,不要臉!」
「我們同班,但你不是啊。」
「只是同班兩年沒有比較厲害啦。」
吳念軒瞪了他一眼,四處張望。
「孟霖咧?」
「回去啦,幹嘛叫那麼親密?」
「因為我和孟霖很好。」
吳念軒笑得一臉甜蜜。
「才不可能呢,孟霖最不喜歡和他裝熟的人。」
「你很瞭解是嗎?那你知道他喜歡誰嗎?」
「喜歡誰?」
「你看,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
「哼,隨便講講的,為什麼我要信?」
「隨便你囉。」
吳念軒轉著手上的樹枝,一臉不在乎地先行離開。


「你喜歡誰啊?」
回去的公車上,施柏宇頭靠在楊孟霖肩膀上問。
「你說什麼?」
「我說,你有喜歡的人了,是誰?」
「誰在那亂講!」
「不管那些。楊孟霖,你有喜歡的人,嗯?」
公車從山區開往平地,路燈暈黃的光影不斷在施柏宇臉上後退。
「有沒有很重要嗎?」
「不是有沒有,是你不要對我有秘密。」
可是這件事情,就想瞞你一個人。
「孟霖,你要和我說,不要和吳念軒說。」
「為什麼啊?!」
「怎麼可以他知道我不知道,他算老幾。」
「你只是不想輸他,是不是?」
「什麼輸,他本來就贏不了。」
「幼稚耶...」
「這哪是幼稚,這不是幼稚。」
「不然是什麼?」
楊孟霖側身看著施柏宇。他坐窗邊,窗外的斑駁的光影,讓他沒有辦法看清楚他的表情。
「就不是幼稚。」
楊孟霖就知道,為何要抱著希望,他自己不是說過他甘願趁著還能待在這片汪洋裡,靜止地待著。



「柏宇,外找!」
施柏宇看向聲音來源,走出教室。
楊孟霖把書立起來,偷偷觀察著。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偷看,他也是可以直接走過去,但他寧願在自己位置偷窺。
「要幹嘛?」
「家蕓說一起去吃冰?」
「喔。」
「去嗎?」
搖頭。
「去啦,為什麼不去?你和吳念軒有約?」
「沒有。」
「那放學去為何不要?」
「又不熟。」
「去就熟了。家蕓你認識啊。」
他知道啊,學校管樂隊的指揮。
「算了,我不想吃冰。」
「那你要吃什麼?」
「喝綠豆湯。」
「好哇。」
楊孟霖失笑。
「不是要吃冰?」
「不想吃冰了,想吃你。」
楊孟霖一時屏住呼吸,然後吐了一口氣。
「施柏宇,你欠打是不是?!」
施柏宇咧嘴笑起來,因為他看到楊孟霖耳朵紅了。
最近很喜歡撩楊孟霖,太有成就感。


幾日後,在去公車站的路上遇到指揮那群女生,施柏宇對上次爽約感到抱歉,所以這次一起去吃冰了,剛好楊孟霖有事躲過。
「楊孟霖世界難約。」
「而且你知道我們有個姐妹喜歡他嗎?」
「誰?」
施柏宇立刻發問。
但是被一群熱烈八卦的女生蓋掉。
「到底他喜歡誰?我聽說八班的女生有跟他告白。」
「真假?我聽說他好像不想談戀愛的樣子。」
「不是說他有個校外女朋友嗎?」
「什麼?!這是造謠!」
施柏宇嘴裡的冰還沒有吞下去直接大喊起來。
「你說他這樣都不和女生交往,是不是其實喜歡男生啊?!」
「喜歡男生!!!怎麼辦,很可以耶!」
「各位,各位,冷靜點!!!」
施柏宇忍不住聲音大了點。
「喔,柏宇,你在啊?!」
不是你們邀我來的嗎?!施柏宇氣到要吹鬍子瞪眼睛了。
「那孟霖,他有交往的人嗎?」
「沒!有!」
口氣怎麼咬牙切齒。
「那他有喜歡的人嗎?」
施柏宇回想他們之前的對話,還有吳念軒那信誓旦旦的發言。他沈默不說話。
「有嗎?」
指揮忍不住催他。
「你們自己問他。」
「快說啦,我同學很想認識他。」
天氣好熱,冰融好快,他整個人連心臟都涼透了。




施柏宇一個人回家了,揹著書包情緒有點低落。
楊孟霖到底喜歡誰?
他喜歡的人到底是誰?
不管是聽到有人喜歡楊孟霖,還是楊孟霖喜歡誰,他都心情不好。
明明要走到家了,還是越過家門,走到了楊孟霖他家。
他說今天要去吃爺爺的壽宴,所以下課時他爸爸就來接他回家。
只是現在這個時候應該還沒吃完吧?
他抬頭看向二樓,楊孟霖房間的燈沒有亮。
他蹲在楊孟霖隔壁的圍牆前想起了吃完冰後他和指揮的對話。
「柏宇,你沒有喜歡的人?」
「嗯?」
「看你好像也沒有特別去追誰。」
「就沒有想到要追誰啊。」
「看你每天都和楊孟霖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犯法了嗎?」
「因為你們太好了,總覺得你們是不是喜歡對方啊?」
「喜歡對方,是怎樣?」
這些他習以為常的交往,會特別不一樣嗎?
「獨佔,嫉妒,有危險意識,親密行為。」
只要他只看著你。




「你怎麼在這邊?」
楊孟霖回家了。穿著一件淡黃色的格子襯衫,領口還綁了啾啾,也太可愛。
「柏宇,等孟霖喔?」
「啊,楊爸爸好。」
「上來啊!」楊爸爸招呼著。
「我,那個,你要遛歡歡嗎?」
「你等我喔。」
楊孟霖和楊爸爸一起進門,過會,楊孟霖牽著歡歡出來。
「歡~歡~」一見面,施柏宇先嚕了歡歡好幾下。
「我家歡歡不能太靠近男生。」
「你自己也男生啊。」
「我不一樣,我是他爸比。」
「你未成年耶!」

「你還沒有回家啊?還穿著制服。」
「下課後,我和家蕓去吃冰了。」
「喔,只有你們兩個人?」
「還有她朋友同學管樂隊的學妹。」
「嗯,那幹嘛要來找我?」
「因為,我有問題要問你。」
「問題?數學化學物理英文。」
「問你原子間作用力有幾種?」
「共價鍵金屬鍵離子鍵。」
「欸,你知道?!」
「最好是來問這個的。」
楊孟霖一臉「從實招來」。
「就想問你...喜歡一個人是怎麼樣?」
「幹嘛突然問這個?有喜歡的人喔?」
「喜歡了一個人就會想要告白,是不是?」
「也不一定吧,單戀就不用告白了。」
「那你怎麼知道對方也喜歡你?」
「對象是誰?我幫你分析。」
楊孟霖把歡歡抱在懷裡,坐在公園長椅上。
「不是我啦。」
「別人的事不要問我。」
「喔,好啦,是我。」
「乾脆一點,快點說!」
「你不會想要和你喜歡的人告白嗎?」
「不要扯到我。」
「我還不知道,我還沒有想清楚我是不是喜歡。」
「那等你想好再說。」
「你想知道是誰嗎?」
「誰?」
「我說了,你也要說。」
「那不用和我說了。」
「孟霖,很固執耶!」
怕說了,連朋友都不是了。
「我覺得我應該是喜歡他,只要想到他有喜歡人就覺得不爽,到底有哪裡好可以讓他喜歡,還都不說!最好不要給我是吳念軒喔,應該不可能是,如果是那不就給我偷偷交往了!」
「你...在說什麼?!」
怎麼他有聽沒有懂。
「你說,吳念軒是不是在追你?」
「是。」
時至今日,楊孟霖想施柏宇也早就看出來了。
「那你喜歡他嗎?」
「我現在對他沒有感覺。」
「現在沒有就是以後不一定囉?」
「以後的事很難說...」
「聽到這個真的很想揍他。」
施柏宇站起來彎腰雙手抓著楊孟霖肩膀。
「不要喜歡別人,可不可以只喜歡我。」
「你和誰在一起都不好。」
「和我在一起。」
「因為,我喜歡你。」
「施柏宇,你瘋了。」
楊孟霖萬分驚訝。
「沒有,也差不多了。」
「我搞不清楚自己了。」
剪不清理還亂,施柏宇覺得自己腦袋打結了。
「那何不回去搞清楚呢?不要隨便說這種話。」
楊孟霖把施柏宇的雙手揮掉站起來。
「如果我慢慢想,你就會變成別人的了。」
「你是很怕輸?」
「那不是怕輸,是很怕失去你。」
楊孟霖低下頭,看著在自己腳邊轉著的歡歡。
「施柏宇,我喜歡你。」
說完這句話,楊孟霖想要立刻消失。
但他卻定在原地,一步也動不了。
「喜歡的人是我,楊孟霖你喜歡的人是我。」
施柏宇還沒有很消化這訊息,身體就先行動抱著了他。
「我...楊孟霖...竟然是喜歡我!」
「施柏宇,你還好嗎?」
「不好了,現在人不好了!」
「施柏宇,你...放開我啦!」
楊孟霖感覺自己要被勒死了。
「再不放開,叫歡歡咬你囉!」
施柏宇猛地把楊孟霖推離自己。
「我要回去了...」
楊孟霖真是不懂施柏宇現在這反應是什麼意思,決定先回家自己冷靜一下。
「啵~」
突如其來的吻,讓楊孟霖真的傻了。
「現在就和吳念軒說,我是你男朋友!」
「神經病啊你!」
「孟霖,孟霖,不要走啦~」
往前跑到一半的歡歡突然被拉住,折返回來把緊緊抱著的兩個人,用牽繩一圈一圈繞起來。




「施柏宇IG那是什麼意思啊?底下寫第一天。」
拍了地上兩個人都影子。
「你是在問我嗎?」
吳念軒面無表情地說。
「看起來好像已經知道可是結果不太好?」
「十七歲失戀真慘,身分證拿出去還不能買酒。」
吳念軒趴在桌上意興闌珊。
「你問楊孟霖的嗎?」
「嗯。」

「我好像有點敏感,可是施柏宇拍那張照片是怎麼了?」
「就是...我們在一起了。」
「真的?」
「有點不安可是拒絕我說不出口。」
「你...想好了?」
「我根本無法想。」
他不能再和自己的心較勁了,一但施柏宇轉過身,他就兵敗如山倒。
「不甘心,還是要說我會等你的。」
「不用,真的。」
心裡那道門很窄,只容一個人側身過。




「到底念不念啊?」
「解一題,親一下。」
「你要不要回家?」
「我化學真的很厲害。」
施柏宇攤開試題本,一題一題寫著。
楊孟霖聽著有點醉,所以施柏宇轉頭吻他時,他也沒有抗拒。



——END——






我應該有存吧⋯(看著電腦一堆未整理圖片發愁

塔夏:

完全娛樂放了派尼談戀愛的側拍照惹

施派全程見牙不見臉,
IG那張亮點是楊尼可的手,hen可以

最近每日都要日常嫌棄臭情侶才可以。

摘纪录:

我问张北川:“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 他说:“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作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看见》


感谢推荐

【文武】直到抵达你的星球(上)

好看。

八声甘州:


如果时间能够突然倒置回某个无法被追溯的原点的话。

王振文大概会咒骂自己的莽撞,然后义无反顾地走回原本命定的路线。

比如爱上王振武。

比如在十八岁生日那天,给王振武下了药。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再婚重组的哥哥产生这种超乎兄弟之外的情感的。他的父亲,忙于事业脾气暴躁,动辄就爱对他拳脚相加。这种情况在母亲离开后更加严重,以至于在他十二岁之前,对“家庭”这个词语始终带着一股难以释怀的恐惧。

是王振武和他母亲的到来给了他乏味单调的生命一点光。他开始知道原来父亲也是会笑的,原来放学后桌子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并不是奢望,原来世界上,有人真的会关心他、会爱他。

可是他却爱上了自己的哥哥。

王振武每一个看向他的眼神,每一次与他漫不经心的肌肤相触,都让他无可救药地心动。他对他太好,以至于在自己溺死于这片名为亲情的温柔之后,才更加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自己这份背德的感情。

所以他越是知道他们有多好,就越是害怕。他害怕自己成为罪人,成为破坏这个哥哥和阿姨苦心支撑和经营了多年的温馨家庭的罪人。他知道自己这份感情如果不加以控制,迟早会让他视若珍宝的东西支离破碎。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也未必能处理得很好的感情,让这个不到18岁的孩子几近自残式的痛苦着。

他那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个不配行走在阳光下的人。他所以为的光,不过是上帝因怜悯而赐予他的一段白夜。

白夜再亮,也终究是夜。

他该醒来了。

所以王振文选择了一种最为惨痛的方式,来告别自己甜蜜苦涩的初恋。

他在自己18岁的生日那天,给王振武下了药。

他想让王振武彻彻底底地恨他。这个人心太软,自己又因为他被绑过架,如果这份感情是被他发现,王振武一直根植于内心的愧疚和自责会毁了这个家。
可是如果是自己设计害他,王振武会生气,会觉得恶心,这些负面的情绪迟早会因时间而发酵成无可挽回的恨意。而他,早已在申报大学时填写了国外的学校。

生日过后,他会即日搭乘航班离开这里。他相信,他相信四年,抑或时更长的时间,足以让这份炽热的感情寸寸冷却。

愿再见面时,你我只是相处冷淡又有些尴尬的再婚兄弟。

这是已经是我所能做到的,对你和阿姨,对这个家最好的祝福。

-

那天晚上,王振武打工后回到家,就看到自己的弟弟呆呆地坐在桌前,双手垂着,正默然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生日蛋糕。

不见的这些日子里,他瘦了很多。今天因为只单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宽松的睡裤,而显得更加瘦弱。少年垂着眼,侧身有着极为漂亮的少年轮廓,白皙清秀的侧脸因为扑打在脸上忽明忽暗的烛光而显得格外暧昧和温柔,让王振武一时间有些恍惚。

“你终于回来了。”

这是王振武放下东西后,沙哑着嗓子说出来的第一句话。

他已经整整两个礼拜没见到振文了。振文一直在刻意躲着他,他知道。可他却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疼了这么多年的弟弟厌恶他到如此地步。

王振文听罢只是顿了顿,却没有回答。过了许久,他才回过头,冲他笑了笑说:“今天我生日,哥哥。”

其实王振武在之后的很多年里,见过他无数的表情。
愤怒的,悲伤的,抑或是充满爱意的、更加诱惑的表情。可是他想他穷尽一生也无法忘掉这个人当时在灯下那个充满了裂痕的笑容。悲凉而决绝的,让他的心脏几乎无法自制地震颤着。

“父母去大姨家了,今天就你陪我吧。”王振文将已经开好的啤酒递给他一听,自顾自地开始切蛋糕。哪怕当时王振武再细心一点,哪怕一点点,都可以看到他的手在不可抑制地颤抖。

王振武看了他一会儿,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他其实很开心,开心弟弟终于不再躲他,心里却对这种突然的转变感到惴惴不安。

王振文挽着袖子,正缓慢地切着蛋糕。他挽着袖子,露出一截干净纤长的手臂,肌理细腻。王振武看了一会儿,突然感到空气有些燥热,于是一把拉过了他的手臂,把刀具拿了过来:“我来吧。”

王振文也没推辞,就势收了手,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他的哥哥,他喜欢的人,现在正弯着腰,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在托盘上,一只手给他切蛋糕,抬起头的话,刚好能看到他线条优美的下颚,和柔顺的头发。

他的心突然就软得一塌糊涂。

“你的。”他哥给他的一块很小,奶油却分给了很多,因为知道自己喜欢吃甜的。王振文接过来,慢慢地吃着,久违的平静和奶油甜腻的气息让他瞬间有种落泪的冲动。

我实在是个容易感动的人。像这种你可能做惯了的小事,在我这里却完全不一样。

是救赎,亦是泥潭。若还任由他经年累月地发展下去,我迟早会会错了意。那时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就这样吧,下定决心。

“干杯!”王振文笑着举起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他这两年来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对面的人,眼睛里波光潋滟,都是星星。

“......生日快乐。”王振武也举起了杯,一饮而尽。他看着振文的眼睛,心里突然有种酸涩的感情在膨胀。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哥啊,你之前问我填了哪所学校,”王振文用手杵着下巴,笑着说,“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

王振武觉得刚才可能喝得猛了,居然有些晕:“哪所?”

“国外的,念土木工程,”王振文盯着他,手指无意识地沿着易拉罐的边沿打圈,“我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

王振武听罢,愣了一会儿,好像是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他慢慢地瞪大了眼睛,突然拽过他的肩膀,有些失控地吼道:“你疯了?!你都没跟我商量一下!爸妈会同意?!”

男生的手很暖,透过单薄的衬衫传来清晰的热度。

可他还是推开了。

王振文轻轻地拽下他的手,道:“这一次,我是逼不得已。”

“逼不得已?你有什么逼不得已?”王振武不知道自己是醉得还是气得,突然感觉很热。他一把拽开有些碍事儿的领口,蹲了下来,把脸贴在王振文的膝盖上,甚至是乞求着道:“就当你为了哥哥,留下来吧。你这么小,自己一个人出去怎么办啊……”

“我不小了,哥哥。今天我就18岁了。”王振文轻柔地用手托起他的脸,才发现掌心一片湿润。

他哥哥从来都没哭过。

就算是阿姨那年流产,大出血差点就不回来时,他都没哭过。

这一次,他为他哭了。

自己这样算不算求仁得仁?

“有好些事,其实已经回不去了。”王振文俯下身,和他头顶着头。他终于感受到了,男生逐渐开始急促的呼吸。

“我有些醉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本来应该再继续下去的话题被突然打断。王振武抬起头,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他看着自己弟弟因为微醺而嫣红湿润的嘴唇和透粉的脸颊,突然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欲望。

想占有他,想把他拆卸入腹。

身体各处传来的燥热感让他有点慌乱,王振武站了起来,有些狼狈地想往屋里走。他刚迈开腿,就被振文一把拉住了手。

两人肌肤相触,王振武几乎要发疯。

“你怎么了?”口气是慌张的,眼神却出乎意料地冷静与笃定。

一辆小破车




进入的一瞬间,王振文留下了泪来。说什么想要把这份罪孽结束,他不过是想在离开之前让这个人永远地记住他,永远都忘不了他。




王振武总有一天会回到自己原本的人生轨迹,只是每次想到自己要以一个弟弟的身份去祝他幸福,他就狠不能杀了他,杀了自己。




原谅我永远都没办法祝你幸福,因为你站在别人身边,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惩罚。




激情达到顶峰的时候,他听见王振武在他伏在耳边喘息着问了一句:“为什么?”




这一刻,神爱世人,我只想与你抵死缠绵。













“我喜欢你,不是对哥哥的那种喜欢。”

【宇霖】四月糖点综合分析+见面会分析

💓🙃

念念ᙏ̤̫:

之前答应一个宝宝的,然后终于弄出来了。不仅有见面会也有最近的糖点和性格分析👀谢谢之前看过我分析的宝宝🙏🏻欢迎来和我讨论💓这次弄了图,特别多,你们慢慢看吧hhhh

👇🏻
 https://shimo.im/docs/EqtfSfaGpIUMFB55

這次最喜歡的兩張圖之一❤️
這張派總真的帥,為什麼我拍楊孟霖就不能像這樣⋯
派總真的怎麼拍怎麼好看
施柏宇喔喔喔喔💓💓💓

我就知道我錯過很多(太晚迷越界的悲哀)

塔夏:

好的,事實就是這樣了(亂來)

安利一下我們家兩位可愛的小哥哥

楊孟霖的可愛事蹟:
粉絲:可以幫歡歡簽名嗎(遞出楊孟霖寶貝女兒歡歡的照片)
我們楊大爺:歡歡?是歡歡嗎?(驚訝、睜大眼睛,配上驚呼語氣,多瞭解孟霖你們就可以知道這段話我們多有畫面感😂)

對,你不要懷疑,我們就是要你女兒的簽名

楊大爺:歡歡應該是,小掌印吧(畫圖)

我們大爺平常畫風就是可愛到崩潰,眼睛有星辰大海的男人,目前芳齡18(喂喂喂這個,不認識的真以為他18怎麼辦)

施柏宇的可愛事蹟:
因為咱們可愛的施派派生日,所以有些應援活動,以下是我們施派派突襲自己生日甜點應援的小插曲

由於應援的店,店面小,以外帶為主,但是我們施派派到現場後引發各式尖叫,然後有一段是施派派進店買自己的甜點應援並且開始拍起在店內裝潢的自己的照片,所有粉絲貼心的都在店外讓派總驗收咱們對他的愛
結果回頭的派派看到粉絲在店外並且天氣很熱,就出來問說要不要進去休息(派總你是要開放福利讓粉絲貼在你身上嗎,店面很小粉絲進去會爆炸的啊啊啊)

然後全程我們可愛的派派,就是可愛的讓我們爆炸,派派我不是姐姐但我想當姐姐粉啊!!!



日常喊一句,楊大爺我愛你
還有,派總我們狗糧不夠吃了啊啊啊啊啊啊,求糖啊!!!

更一个小说的目录

印象中啃完了但需要回味啊www

George_H:

恩,对就是一个目录而已,目录。新坑旧坑都在这里。。。


我的逗比泰国室友 1 2 3


情已入骨无关记忆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未完待续 


文武系列之哥哥吃醋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文武系列之哥哥的追妻之路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正文完结


文武电台        番外(此处有滑板) 完结


文物系列番外 后来的我们 上章 下章 真相是真 上章 下章 暮林篇 番外完结


宇霖真人向 寻找浮木系列 上章  中章  下章  番外 


还有两个人一起完成的破车 石墨:开车系列   微博:开车系列


宇霖真人向 一篇完结 


第一次做目录不知道对不对,哈哈。嗯,想说最近没有更文给各位一点时间去看看新改的文,其实也是给我一点时间写后续啦。最近遇到瓶颈了,有点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了。可能是因为改了的原因,然后我就有点恍惚了,开始搞不清楚这两个人的人设了。噗哈哈哈哈,所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恩,就这样。等我回来。